欢迎来到东方浪屿网赚 - 一家专注新手网赚兼职平台网站!

【在家挣钱手工活】_老公总是借口周末加班,

发布:东方浪屿网赚2020-09-10 02:10分类: 网络商机

温馨提示:本文有1608个文字,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

导语:丈夫加班忘带手机,替他接听老板电话后,妻子才知丈夫心思当初丁伟来家里求婚的时候,吴曼琳家院子外面站了一圈人围观,因为动静闹得实在太大,吴曼琳父亲看不上这个穷女婿,把丁伟带来的聘礼扔得老远。但是吴父没有想到,女儿脾气倔,这一闹让她在村里人面前无法抬头,索性跟丁伟跑到外地打工,直到有了身孕才通知家里,全家人权衡几天只好认下这门亲事,不过从那之后父母对他们态度很冷淡。吴曼琳这么做是情非得已,她高中毕业在外打工几年,全是丁伟在照顾他,两人的感情早已密不可分。想当年姐姐的婚事父母也横加干涉,非逼着她和初恋分手,嫁给城里一个有钱人,结果姐姐生活得很不幸福,姐夫是个混混,经常喝醉酒家暴,原本跟她一样水灵的姐姐看起来比她老十岁。姐姐的经历坚定了吴曼琳不听从父母安排的决心,况且丁伟对她是真的体贴入微。丁伟无父无母,儿子出生后吴曼琳只能自己带孩子,家里大大小小支出全靠丁伟一个人工资,儿子三个月大吴曼琳找了份在家做的手工活,不耽误带孩子还能挣点生活费。夫妻俩的愿望很简单,在城里买套哪怕小的二手房也就知足了。

她也想过偷偷跟踪丈夫,看他到底去了哪里,可儿子和父亲都离不开她照顾,实在脱不开身。冷静下来她也释然了,姐姐被家暴都能忍受,丁伟没打她,钱也照样上交,不如睁只眼闭只眼,只要他心还在这个家,家庭完整就行了,虽然这很委屈,但谁让自己爱他呢?周日一大早丁伟又加班去了,吴曼琳整理房间发现他手机忘带了,她突然来了兴趣,坐在那解锁手机,可试了好几个密码都不对,正在琢磨时电话响了,备注名是老板。吴曼琳便随手接通,是一个陌生男人声音:“丁师傅,你到哪了,今天有几个新菜品,等你到了就拍摄。”听到这吴曼琳再也忍不住了,表明身份后问对方到底是哪个公司,对方用很惊讶的口气回复道:“你丈夫做什么你不知道吗?他在我们工作室做演员,直播吃大厨做出来的菜。”原来丁伟无意中看到朋友在做这一行,为了多挣钱也加入进来,但是他害怕被岳父指责说他不务正业,所以就一直瞒着。听了老板的解释,吴曼琳又哭又笑,待会丁伟回来一定要找他算账,害她担惊受怕那么久。不过一会她又改变主意了,做哪一行挣钱都不是轻松的,不管大厨做出来的菜有多难以下咽,丈夫都要吃的津津有味,每一口都包含着他对家人的爱啊。吴曼琳决定好好劝劝父亲,让他别再跟丈夫过不去,一个人的挣钱能力并不能代表他的人品。

交汇点讯疫情期间,互联网为广大群众在特殊时期的求职,提供了便利的平台,网络求职也成了一种新现象、新趋势。但一些不法分子却在其中看到了“商机”,一些急需找工作的人纷纷掉入“陷阱”。近日,淮安市公安局侦破一起新型网络招工诈骗案,此案将诈骗与传销融合,令3000余名网络求职者被骗近500万元。手工活外包,工资日结,在家赚钱“那段时间在家隔离,没工作没收入,本以为这是个在家就能挣钱的好机会,没想到还被骗子骗钱,真是太可恨了!”受害人范某生气地说。2020年2月28日,范某向清江浦警方报警称,自己通过某社交平台看到一则手工活招工信息,按照“招聘方”要求,线上缴纳696元代理费后,接到了十字绣、串珠子等简单的手工任务。没想到的是,接下来几天的任务量急剧上升,自己根本无法完成,于是范某打算放弃这份工作。但当她要求退还代理费时,却被告知不完成任务不予退款,再进一步交涉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。尽管案值较小又有“手工活”作为伪装,但民警敏锐察觉这很可能是一种新型网络诈骗手法,这是一个“走量”诈骗犯罪团伙。民警经过梳理相关警情、数据分析研判,初步确定该团伙以“手工活外包,工资日结”的名义,通过即时聊天工具,向网上求职人员承诺,缴纳代理费后可在家做任务赚钱。“初期任务简单,很容易完成,但后期任务难度大幅提升,一般人基本无法完成,而招聘方以此为由拒退代理费,由于损失金额不大、欺骗性较强,很多受害人往往选择自认倒霉,据此分析,该诈骗团伙作案应该不止一起,对此,我们迅速组织开展侦破工作。”办案民警介绍。三级代理模式,将诈骗与传销“完美”融合“单个案例来看,这不是复杂骗局。主要是利用了当前疫情期间工作难找,受害人急于挣钱的心理实施诈骗。但随着对案件的深入挖掘,才发现其具有传销式运作特点,有的受害人竟然变成了犯罪嫌疑人。”专案组组长、清江浦分局副局长陈雪松介绍说。案件侦办期间,网安大队民警通过对嫌疑人作案使用的虚拟账号开展研判,结合资金流水中的三级主体身份,发现一名吴姓女子为第三级账户的注册主体,可能正是警方追查的诈骗嫌疑人,遂立即对吴某实施抓捕。归案后,据吴某交代,自己近半年先后加入四个不同的微信群,利用类似手段已经诈骗了240余人,共计非法获利10余万元。然而,通过进一步数据挖掘,警方发现吴某不过是该诈骗团伙中的“马前卒”,整个组织的运转方式逐渐浮出水面。侦查表明,该犯罪团伙有三个层级,一级人员负责定计划、分任务,二级代理人负责拉人头、搞培训。当后期手工任务加重,受害人无法完成时,二级代理人就通过在社交群里给被害人洗脑上课,诱骗被害人放弃做手工,转化为新的代理人,成为第三层级,共同实施诈骗行为。“对坚决要求退款的人员,犯罪嫌疑人就会直接将其拉黑。”办案民警严凯介绍道,这就是为什么此类诈骗能像传染病一样,在短期内快速扩散,导致3000余人被骗。100余名警力,全国20余城同时实施抓捕3月17日,经过前期的详细侦查、周密部署,淮安警方冒着疫情风险,抽调100余名警力,分成20多个行动组,同时前往全国各地20余个城市,对诈骗团伙进行集中收网。3月18日清晨,警方对陈某、候某、李某等主犯和60余名嫌疑人同时实施抓捕,当场扣押电脑20余台、手机100余部、现金120余万。随后,专案组陆续查明了遍布全国各地的3000余名受害人员,逐人进行证据固定、制作笔录。“该诈骗团伙利用疫情期间群众迫切求职的心理实施网络招工诈骗,手法狡诈、性质恶劣,受害人员众多,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将这个案子办成‘铁案’,为受害的求职者挽回损失、讨回公道!”清江浦区副区长、公安分局局长张波说。

温馨提示本文由 主页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goodfilter.cn//wlsj_6304.html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